欢迎来到叔宝阀门!

高压阀门|电动阀门|不锈钢阀门 - 叔宝阀门

我们应该保持这种直觉

时间:2015-10-18 15:48 作者:admin
指责也来自于此,有人认为这是拾旧。《回答》等诗(想一想: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)决定了北岛的声名,对这种写法进行反省的也包括他自己。我很难相信他会去盗

指责也来自于此,有人认为这是拾旧。《回答》等诗(想一想: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)决定了北岛的声名,对这种写法进行反省的也包括他自己。我很难相信他会去盗取过去的自己,更应该相信的是,他是在重新萃取。建造长诗有如建造大厦,它的思辨企图决定了它的腔调、语言和材质。当北岛重新站起来,试图成为那个手执长矛的理想主义者时,他不能不去往日的血液中寻找力量感,他的雄心需要在一种慷慨激昂的站立姿态中完成,而不应该是蜷缩在语言游戏那暖烘烘的状态里。我相信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抉择。他需要力量,然而他也在时刻警惕诗句的标语化或口号化,他一定是在拿捏这个分寸。他背负了风险,但现在看起来完成得很好。我重新在这个温水煮青蛙的世界里听见孤独的单纯的喊声,虽然它已经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。只要一打开电视或网络,这样的声音便被挤得没了踪影。

2011年8月,我怀着去见北岛的强烈愿望,去798艺术区欧阳江河书法展。当我看见他走进去时,我就想到是这个人。就像叙利亚辩士和作家琉善所说的,他见到“文化”,后者应允他:“一旦你去法国,即便在异域你也不会默默无闻或无人知晓,因为我会赋予你身份标志,谁看到你都会碰一碰邻居的肩膀,然后用手指指着你说:就是那个人!”(见《卡瓦菲斯诗集》,重庆大学出版社,2012年)他高而清瘦,穿着干净、普通,戴着眼镜,和生人熟人礼貌地交谈,语调沉缓。他不是傲慢的狮子,翻着眼白的大鸟,或者任何人的谄媚者。他的外在简洁,眼神对人真诚。他符合我心里诗人的模样:与世界没有刻意的关系,既不刻意利用它,也不刻意迎合它,同时更不会无端地嘲讽。他简省地来到这个社交场合,很快被辨识出来。我们总是能一眼看出谁是单纯的人,谁不是。我们应该保持这种直觉。

这首名为《歧路行》的长诗,北岛暂时只写了十节,其格调让人想起八十年代他被广泛流传的几首诗:《回答》、《结局或开始》。比如第一节的:

在那个傍晚,时间还早,他还可以规划二十年。后来,在2012春季号的《今天》杂志上,我们看到他长诗的第一部分,这期杂志还出现了李陀、格非的小说,欧阳江河、西川的长诗、组诗,刘禾的长篇随笔。似乎是约着一起振作。这期的专辑就叫“飘风特辑”。

当我挂掉电话,面对萦着烟气的湿漉山脉,并同时转身走回到炭火旁的茶桌(在那里,我几十分钟前放下的一副牌还在那里)时,感觉这是一个奇妙而不可思议的时刻。是啊,这是一个奇妙的时刻。一个人一生中很难碰见一次。我想,我在完全的孤独状态里和什么挂上钩了。
(责任编辑:叔宝阀门)




权利声明: 网站上的所有商品信息、客户评价、商品咨询、网友讨论等内容,是我们重要的经营资源,未经许可,禁止非法转载使用。 注:本站商品信息均来自于合作方,其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拥有者(合作方)负责。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证,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