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泰亚在线娱乐!

百家博娱乐-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(6)

时间:2015-10-21 14:15 作者:admin
杜老去世,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:上世纪80年代领导我们改革开放的那代人的告别他们那时候的民主作风,不是“让人说话”这样简单不仅让你说话,而且要让

杜老去世,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:上世纪80年代领导我们改革开放的那代人的告别他们那时候的民主作风,不是“让人说话”这样简单不仅让你说话,而且要让你心服口服地接受,那是通过各种各样的辩论,最后激荡出正确的适合中国的政策

那时和今天最大的一个不同是,中央领导有需求,让这帮年轻人发表各种不同意见,从不打棍子、扣帽子那时候也吵得也很激烈,有人说中国就应该四分五裂;有人就赞同《河殇》,说黄土地文明战胜不了蔚蓝文明;有的就说中国所有的问题都在于集权,搞邦联制就好了杜老就说,你们说了过分的话没关系万里同志把我们叫来,杜老陪着我们,说今天咱们搞点自由化,大家畅所欲言万里说,我看你们写了不少东西,我没有那么多时间,抽空也看看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?小平同志都提了六次“什么是社会主义,我们现在还没有搞清楚”你们先说说吧我们大家那时只会背定义上的社会主义,就说了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定义,列宁的社会主义定义有的人说得更极端我当时就说,什么这个主义、那个主义,能够把中国经济发展上去,人民生活能够改善就是好主义,我们就是发展主义

然后,你们说什么都没关系,我给你们下个定义我没你们读那么多书,我觉得中国是刚刚开始的社会主义,能让农民吃饱肚子,住上房子,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不断得到实惠,就是我们的社会主义我们哈哈大笑,说你这个还不如赫鲁晓夫的“土豆烧牛肉”呢杜老马上添了一句:年轻人,我们的起点就不如苏联

我说世上已无杜润生,那种中央和基层紧密结合,来自由研究和讨论中国的问题和困难的一代人不在了

(本文为作者10月13日接受财新记者采访的口述实录,财新记者杜珂整理,已经过作者本人审阅)

百家博娱乐 (责任编辑:泰雅在线娱乐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